云计算迈入寡头竞争时代 2019年凸显五大趋势

  • A+
所属分类:云技术

云计算迈入寡头竞争时代 2019年凸显五大趋势

云计算市场朝着寡头垄断的局面发展已经越来越成为行业共识。这意味着,经历了10多年年的市场争夺,巨头们开始支配市场,后来者和中小企业的机会越来少。

近日,华尔街知名投行高盛集团发布2018年第三季度云计算行业报告。报告指出,随着全球云计算市场规模的持续增长,行业的集中度也将进一步提升,越来越多的云支出将流向亚马逊、微软和阿里巴巴等少数几家头部云计算公司。

数据显示,2017年亚马逊、微软、阿里巴巴等头部厂商占据了核心云计算市场56%的市场份额,并且这个数字还在快速攀升之中。高盛预计,到2019年它们合计占有的市场份额将达到84%。

虽然几家巨头以外的云计算公司去年通过提供云服务获得了规模约210亿美元的营收,但今年该数字将降至200亿美元,明年则仅有120亿美元。

无独有偶,权威市场研究机构Gartner此前的报告也印证了高盛的结论。在其发布的2018 IaaS魔力象限中,仅6家云服务商入围,相比2017年15家云服务商入围,60%的厂商从榜单中消失了。

云计算市场朝着寡头垄断的局面发展已经越来越成为行业共识。这意味着,经历了10多年年的市场争夺,巨头们开始支配市场,后来者和中小企业的机会越来少。

资本壁垒:投资“无底洞”

云计算产业发展仅仅十余年,国内更是只有8年左右,但是市场很快出现寡头垄断的局面,应该这跟云计算生意的大规模投资属性有非常重要的关联。

在高盛的行业报告中,统计出了亚马逊AWS、微软Azure、谷歌云以及阿里云的资本支出数据。为了争取全球的云计算市场份额,这些厂商过去几年的资本支出迅速增长。以阿里巴巴为列,高盛预计,2018年阿里巴巴的资本支持高达55亿美元,而明年可能要达到90亿美元。

更可怕的是,这类大规模的资本投入还在保持高速增长。Synergy Research的统计数据显示,2018年整个上半年,全球超大规模科技公司资本支出总额达到530亿美元,去年同期则为310亿美元,增幅高达71%。在Synergy Research的统计中,谷歌、微软、亚马逊、苹果、Facebook、阿里巴巴的资本支出排名占据全球前六名。

技术壁垒:一个封闭的圈子

资本靠的是硬实力,技术层面的比拼则更加残酷。与大公司相比,后来者和中小企业的产品和技术也越来越难以在产品上与巨头们抗衡。

在Gartner、IDC以及Forrester等专业机构针对数据库、人工智能等技术的评估中,亚马逊AWS、谷歌以及阿里云等基本都是技术非常领先的厂商,这源于这些企业在技术方面的持续投入和持续研发。

此外,随着头部厂商的持续投入,产业链上下游厂商逐渐还形成一个利益共同体,一起定制产品,甚至合作定义未来的产品或技术。英特尔、AMD等最新制程的CPU、GPU等产品一般都会选择跟大型云计算厂商进行首发,并且价格上也会提供更多优惠。

今年年初的英特尔芯片漏洞事件也体现了同样的行业现状。2018年1月英特尔芯片曝出漏洞,而在全球范围内,微软、亚马逊、阿里云等当天就发布公告并推送补丁。

据华尔街日报报道,这些云计算巨头厂商,很早之前就已被告知相关的问题,所以才能够有足够的时间准备,并在第一时间推送修复。

上述案例说明,大型科技企业之间在合作的过程中,慢慢地在形成了一个封闭的圈子。如果企业早期的技术积累没有形成优势,在产业链地位没有建立起来,想进入这个封闭的圈子难上加难。

生态壁垒:合作伙伴决定未来

资本和技术已经让云计算巨头们建立了两道护城河,而互补企业因素跟让中小企业以及后入场的厂商绝望。在前英特尔总裁安迪·格鲁夫 (Andy Grove)在著作《只有偏执狂才能生存》中,就强调了互补企业因素的重要性。

前段时间,IBM宣布330亿美元高价收购红帽,转而布局混合云市场。IBM的生意一直是服务大型企业,而且基本都是由自己主导服务,面对复杂而多样的中小企业客户的需求时,IBM并没有服务的经验,并且也没有广泛的合作伙伴去服务客户,因此就不得不退出公共云市场,转而跟公共云厂商进行合作。

反观亚马逊AWS、阿里云等厂商,它们都通过成熟的生态合作计划,将业务从互联网行业不断拓展,逐渐进入政府服务、工业等传统产业之中。

云计算在经历了前期的厂商乱战之后,市场格局开始逐渐清晰起来。以亚马逊AWS、微软Azure、阿里云和谷歌云为代表的头部厂商将会逐渐垄断绝大部分市场份额,而中小厂商则只能在细分市场获取部分份额,并且面临着头部厂商的进一步挤压。

随着资金、技术以及生态等壁垒的不断提升,后来者追赶的时间窗口已经基本关闭,云计算寡头竞争的时代已经到来。

2019年云计算采用的关键趋势

1、多云战略获得牵引力

虽然大多数企业已经采用公共云,但还有一些企业对业务迁移到公共云犹豫不决,StateFarm公司IT高级副总裁Ashley Pettit表示,“这种保守的方法是确保对合规性和安全性有正确的控制”。

但与大多数公司一样,StateFarm公司正在采用来自多家供应商的公共云软件。Pettit表示,StateFarm公司正在从大型机和传统服务器迁移,今年将其DriveSafe&Save移动应用程序迁移到AWS,并计划在明年初推出用于定价和承保模型的软件。虽然AWS是StateFarm的主要云提供商,但它也可以与Microsoft Azure和Google Cloud的云平台一起使用,以改变其选项。

多样化的云计算选项是一个共同的主题。霍尼韦尔公司也正在使用IBM和Microsoft Azure,而通用电气公司则使用AWS和Azure服务。Pettit表示,对于State Farm公司而言,此举是向敏捷和“云原生”软件开发的更广泛转变的一部分,以便在未来编写软件时获得更大的灵活性。

2、云计算创新

由于容器、Kubernetes、“无服务器”计算,核心企业应用程序的部署方式正在重塑。Forrester Research公司分析师Dave Bartoletti表示,随着企业开发人员对应用程序部署进行现代化改造,Docker容器的采用近年来不断发展。Kubernetes是一种自动化容器部署、扩展和管理的软件,已成为企业的业务流程选择层。在2019年,Kubernetes将变得更容易部署,扩展和安全,供应商推出了API驱动的安全策略编排的新功能。

随着越来越多的企业开始推出数字服务和应用,新兴的“无服务器”计算部署模式也将获得关注。在无服务器计算中,客户可以开发、运行和管理应用程序,而无需构建和维护基础设施来运行它们。它提供了一个API,用于将功能与一个或多个事件相关联,例如当物联网传感器促进操作时。期待AWS、微软、谷歌和其他云计算供应商提升他们的无服务器组合,也称为功能即服务(FaaS)。

Bartoletti表示,无服务器以及容器和Kubernetes将构成核心业务应用程序现代化的基础。“未来,所有的云计算都将是无服务器的。”Bartoletti说,科技行业只是处于无中心服务器的“尖端”。

Gartner公司估计,到2020年,全球超过20%的企业将部署无服务器计算技术,而如今这一比例将增长不到5%。

3、重新启动私有云推送

Bartoletti表示,私有云的三种主要方法将在2019年实现,他将私有云定义为托管不适合公共云的工作负载的平台,这是因为成本、安全性、合规性、数据、架构设计或其他原因。

组织自己动手(DIY)的方法需要使用VMwarevSphere和软件定义的基础设施,这种方法可以像Synchrony这样的组织采用,但Bartoletti说这种方法往往是“昂贵、复杂,并且功能失调”。另一种DIY模式涉及使用OpenStack开源软件。第三种方法是让供应商为企业构建它,使用融合或超融合软件堆栈来最小化企业技术负担。

“在每种情况下,遗留系统仍然存在,你仍然需要将它们集成到这些新环境中,”Bartoletti说。

4、快速传递给PaaS

Bartoletti表示,企业将在2019年制定平台即服务(PaaS)战略,以“平衡第1天和第2天的经验”。他指出,企业将结合出色的第1天体验,其中包括构建和部署应用程序,以及管理操作平台和应用程序的第2天经验。

Bartoletti表示,每个组织都将决定是否利用特定云提供商独有的PaaS或专注于云中立性。有些人将继续寻求从任何一个云中抽象,同时等待供应商中立的增值服务,如Kubernetes和TensorFlow,以便在任何地方成熟并变得更容易操作。Bartoletti建议企业CIO采取一种方法,但愿意定期重新评估。

最终,Bartoletti表示,“组织的第1天开发者体验对其应用团队最为重要,因此不要为了简化第2天的运营体验而妥协。”

5、SaaS生态系统将会崛起

在2018年,SaaS供应商加大了整合力度,例如Salesforce购买API管理供应商MuleSoft和Workday试图解锁其平台。Bartoletti表示,在2019年,预计基于SaaS的集成行业生态系统将由微软、Oracle和SAP等企业软件支持者推动。早期的例子将来自供应链密集型行业,迫切需要在工业,医疗保健,制造业和政府等组织之间共享信息和协作。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